作为一名室内设计师,很巧碰到过一件这样的屋子,但严格来说的话,现在这件事还没有盖棺定论,所以只能把来龙去脉大致讲一下了。

  由于是真人真事,所以以下内容可能令人不适,阅读与否请自行斟酌。

  2011年,我在家乡的一个公司做设计师,那时事业刚起步,自己有很多东西需要虚心向前辈讨教,说是设计师,其实也就是做其他资深老人的跟班,自己也比较勤奋,只要有什么量房、选材料、复尺的脏活累活都自己抢着干,那时我自己在公司同大家的关系处得也非常好,以至于后来在公司里自己也融入了很多年轻人的小圈子,大家伙互相八卦工作上遇到的各种奇葩诡异的经历也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2011年8月初的某天,公司规定下午作息时间为三点上班,那时的我因为中午要趁大家都休息了利用公司的高配置机子做私单,所以夏天一般中午在旁边餐厅点一份中饭,吃过之后就开始在公司作图了,那天也巧,另一个和我关系要好的同事也没有回家,大中午的,室外温度33°,我俩在公司吹着冷气边聊天边作图,好不畅快。

  大约一两点钟的时候,公司来客户了,因为前台客服也留了值班的人,所以我们在设计区各做各图也没有说话,只是打发无聊边做图边听外面谈话,但这一听,问题就出来了。

  听声音是位女士,后来偷看了一眼年纪也就三十出头,发型干练,穿着入时,但说起话来却带着很大的不满和疑惑,事情起由是这样的:她是和自己的三岁的儿子和六岁的女儿一起住在离市中心不远的一个交警大队家属院,搬进来也就是全年下半年的事,因为她不是本地人,所以搬来之前就委托我们公司把她的二手...  查看全部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