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羽刮骨疗伤的故事天下皆知,这次不慎再中毒箭,又要挑筋动骨。

  军医问:“将军是否依旧靠下棋分神?”

  关羽答:“纸笔伺候,我要画幅《赤兔》!”

  军医惊叹:“想不到将军与赤兔之情已比麻药之效!”

  关羽大笑:“你没听过马化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