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礼拜,放假回了趟合肥,我妈也没闲着,名义上说请她一个同学女儿中午吃饭,实际上醉翁之意不在酒。父母总是喜欢介绍熟人家小孩见面,知根知底,认识一下也算是为以后铺个垫。一路上千叮咛万嘱咐,说她这位老同学早就跟她提了这事,女儿小我几月,人长的不错,也是一本,等考研后可以发展发展,“你不是说喜欢漂亮的吗?中意了也不用急,反正你们都还小,先处着。这回再不满意,你只有去找章子怡了。”我妈真逗,“你们在哪见?”我随口说公园就成,话音没落,我妈一句话就否了,你们90后还公园?年轻人,大大方方,不知道怎么有情调,就要去学,定在丁香花园咖啡厅,离女孩子大学校区近。不是儿子不调情,是真没这个情调,男人身上有个把柄,女人身上有个漏洞,当把柄遇到漏洞就是相亲,这种事我觉得挺不靠谱。下午三点见面,俩家人意图很明显,如果都满意,再一起吃晚饭。她妈提醒我早点到,今天就你俩,不要让她女儿等。提前了两个小时出发,路过一家海产店,看到一只螃蟹不顾身遭捆绑的事实,灰常努力地试图从标$19.99的箱子,往标价$39.99的箱子里爬, 我驻车凝视许久,内牛满面。等到了那里,举手看表还差10分钟,刚一坐定,一位神似波多野结衣的服务员姐姐就走了过来。看着各种匝舌饮品,我说等等。这时候,咱妈短信来了,说人就到。大学三年,第一次竟然有点紧张,手心有汗。不一会儿,女孩来了,虽然走在波姐姐身后,但她还是太夺目,胸前事业线在一身布满各种蝴蝶的抹胸服上很是扎眼,晃得我眼都晕,往上瞅瞅,脸型倒也精致,那一抹红唇让我欲罢不能。最牛逼的是那双粉红色daphne鞋上面竟然有个猪,Gucci包包上也挂满了粉红色的毛绒猪,就连掏出在玩的iphone 4,包包镶嵌的也全是小猪。我擦,你TM是属猪的吗,做人别太装,早晚要受伤。这时,蝴蝶女摇摇摆摆已坐到了我面前,蝴蝶为花醉,花却随风飞,花舞花落泪,花哭花瓣飞,花开为谁谢,花谢为谁悲。[人人日志帝檀帅作品]www.renren.com/tanshuai2010一坐下,我又有新发现,女孩还别了一只小巧的发卡,还是粉红色的,造型还是猪。全身是猪我忍了,嘴巴太红我也忍了,可是为神马你嘴上抹几百块钱的高级口红,却把臭烘烘的臭豆腐一块一块地塞进去!“这里开空调了吗?好冷啦!你常来这了吗?看上去好旧啦?”蝴蝶女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擦,嗲的我掉了一身鸡皮。冷,现在才4月初,我穿短裙我也冷;旧,我第一次来这,不知道新是什么样子。女孩看了眼菜单,要了一杯“红裙舞恋”,“臭豆腐太咸啦...偶口渴。”156块,虽然当时我心就揪了一下,我也没说话,点了壶普洱,在外面我一般都是喝茶的,习惯。哪知道蝴蝶女当时就白了我一眼,把抹胸往下扶了一下,Oh,Jesus,我仿佛可以听到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没等我喘口气,女孩又把菜单递给我问,点什么吃?我正准备客气一下说随便点,后来发现我太年轻了,蝴蝶女真没把自己当外人,上手就点了一份300块套餐,然后笑嘻嘻的就问:“你怎么来的?”我还没回过神,支支吾吾回答,开我爸车来的,丫的,当时我真想说开飞机来着。我瞟了一下窗外,女孩扭头望了窗外一眼,说是那辆吗?我轻轻地嗯了一下,女孩说,本田还凑合。坑爹啊你,我心虚了一头水。女孩接着扑闪了一下那对赤橙黄绿青蓝紫的美瞳,就问:“你毕业后大约有多少收入啊?”“不太清楚,看能不能分到三甲医院了。”说实在的,我挺懒得搭理这种人,虽然拍拖也就是找个臭味相投的人凑钱过日子,搭伙吃饭,但查户口一向很倒人胃口,最穷无非讨饭,不死终会出头。“到底多少?是5千多还是3、4千?”我回答到硕士毕业最多5千多吧,何况我现在才大学,没影子的事,“哦,你家里有房子,以后供车下来还剩3千来块吧?”女孩继续说,“听我妈说你体贴人,懂得为女孩着想,学的也不错。听说你还在学日语?”“哦,为了看片能看懂。我们学校学的都挺好,我算差的,总的来说,我是个不成功的坏人。”我撇撇嘴。女孩交换架着的双腿继续“审问”:“你好卡哇伊哦,不过呢,你父母退休以后退休工资是多少?他们不会和你一块儿生活吧?他们不急着抱孙子吧?你喜欢孩子吗?我毕业以后可不打算着急要孩子的啦,我还要好好享受享受生活呢。”我擦,女孩也没注意到我脸色不对劲,双手托着下巴,一副天真状,接下来说的话听得我脸都绿了:“至于XXOO我也不反对,不过做爱归做爱,可不许做了之后不爱哦..”娘炮啊,这女人简直比NPC还麻烦,解决很困难,瞬间又刷新了。我实在受不了了,直接开喷,“妹子,实话跟你说,我学习很差,大学毕业都是问题,至于我爸妈,毕业以后打算把他们接到我这里来住。圈圈你叉叉的事,我肾不好,不能久做。还有,那辆代步车不是我爸的,我们家没车,上班骑电动自行车……”这里介绍下,我父母都是医生,主任一级的,虽不是富豪,倒也算殷实。本人也始终坚信自己就算不能光宗耀祖,也能子承父业,治病救人。我特喜欢那首励志歌曲《蜗牛》,尤其喜欢唱“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在最高点撑着夜往前飞,让风吹干流过的泪痕,总有一天我要属于我的天”,自我感觉良好,不是型男也挺顺眼,性格温和,充满爱心,团结同学,孝顺父母,我最讨厌那种势利女,莫非此女就是传说中的先上车后买票,索性一股脑的就开始瞎编。三年大学到现在逐渐发现,重要的人是越来越少,但重要的人只会越来越重要。蝴蝶女眼睛是越瞪越大,正在我BB还没爽够时,电话响了,我妈的,向那女孩点点头示意接个电话,就往洗手间门口走,女大十八变,越变越TM随便。“怎么样,还不错吧,那女孩也是一本的,人漂亮,家庭也好,她妈怕她太单纯被人骗,中意吧。”我正准备说,可还是张嘴不说话了,我被远处座位上女孩的举动惊呆了,只见她拎起包包准备离开,可又侧身低头竟向我杯子里吐了口水,然后一副悻悻的样子离开咖啡馆。我傻在原地,女孩包包上的小猪挂件顽皮地晃动着,我本来准备喝口茶再走,但端起杯子犹豫了半天,天底下并无新事,口水女竟然真给我遇到了,我们这代人,就是活的太明白,所以什么都得不到,咱爸妈当年什么都糊里糊涂,该结婚结婚,该工作工作,现在什么都有。叹了口气,还是把杯子搁下了。